这是真的吗?战斗民族泄露“僵尸”视频,结果却是乌龙?

各位好!,这儿是正惊游戏,我是正惊小弟。

想来大家都听闻过《GTA5》中的一个小彩蛋,那便是在Gordo峰顶上飘浮的红衣女鬼。

游戏玩家只必须在晚上11点到0点中间,前去Gordo峰顶,寻找一块岩层就能见到。

当初许多 游戏玩家第一次看到这只红衣女鬼时,认为自身碰到了灵异事件,十分担心,直至之后寻找官方网对这只红衣女鬼的表明,才发觉这一红衣女鬼只不过官方网设定的一个小彩蛋。

疑虑得到解决,游戏玩家也已不对这只红衣女鬼害怕恐惧。可今日,小弟要共享的,并不是官方网设定的小彩蛋,只是真实让人害怕恐惧的灵异事件。

俄罗斯僵尸恶性事件——真实的世界的僵尸侵入,到底是游戏還是实际?

二零零七年时,战斗的民族忽然广为流传出了一段视频,那便是俄罗斯赤塔市发生了“丧尸围攻人们”恶性事件。

不论是那时候還是如今,丧尸针对一般群众而言,都只存有于小说集或是游戏中,如何也意想不到会出現在真实的世界里。

可在这里段视频里,好像不是这样的。

時间产生在二零零七年6月25日,地址于俄罗斯赤塔市。该段视频并不是一切正常界面拍攝,只是以红外感应扫描仪的方式出現,界面大约一分钟,从乌克兰军用直升机的视角拍攝,场景极为残酷。

界面中多个老板跑路姿态极为怪异的“人”形微生物,已经全力追逐一名士兵,而士兵在跑过好多个弯以后,又被忽然冒出的别的“人”形微生物扑到,接着这种“人”形微生物展示出了很强的战斗能力,一瞬间大将人掰成风定,留有一大片的“乳白色”液體。

视频一出現,就出現了许多 网民的提出质疑,觉得它是游戏中的CG,也是有许多 游戏玩家觉得这单纯性便是人造的视频。

可接着,俄罗斯赤塔市就封禁了此片地区,原因是“有毒气体泄漏。”

中国某电视台节目决策对这一视频开展一个采访报道,但在吸引住了充足多的认知度后,这期综艺节目忽然就公布禁播了。

更让人恐怖的,是全部游戏玩家也没有在一切一款游戏中发觉这段视频。

正当性网民纷纷议论的情况下,乌克兰中国全部的网址都将这段视频屏蔽掉,而一切一家官方网一点的组织 ,也没有对这段视频开展表述。

因此 ,这真的是一场信息保密的生化实验吗?

现如今13年过去,在网上也出現了许多 的避谣视频,有些人称它是《使命召唤黑色行动》中的游戏企业宣传片,那时候由于这一段宣传策划视频不符合规定,就被删除了,但不清楚被谁给放出来了,再融合上这一系列的偶然,因此 才导致了此次“僵尸围攻”的灵异事件。

但是仍有许多 网民坚信,这就是真正的僵尸,你坚信哪一个呢?

CF13号地区:无人所知的13号地区,没有人能挡的飘浮幽魂

《穿越火线》的灵异事件有很多,有练号卒死的男孩儿,有一直飘浮的灵狐者,这种灵异事件有些是系统软件BUG,有些是“网络黑客”捉弄,但有一件事,基本上每一个网民都了解,那便是挑戰2、4频道栏目中的“如果我死了”屋子。

大概情节是那样的,在《穿越火线》北方大区中的挑戰2、4频道栏目,每到一个时间范围,都是会出現一个可怕的屋子,姓名叫“如果我死了,由谁来陪着我”,这一屋子总数一直超出30,而且屋子里的人踢都踢不出去。

在游戏里,13号地区中会出現一个猎狐者两个美国飞虎队,姓名全是空格符,级别全是笑容,随后她们便会一直像鬼魂一样走一样的线路,即便 被感染也会维持一样的姿势。

这三个“鬼魂”不发语音,不容易沟通交流,如同三个断线了的游戏玩家一样,始终维持着自身的单机版方式。

有游戏玩家秀出了这三名“鬼魂”的战况截屏,杀怪数做到了令人震惊的5W ,网络延时却仅有0。

之后官方网出去避谣,说成系统软件出現了BUG,那就是制做的智能机器人AI不灵,也有些人说它是网络黑客改动了屋子的主要参数,彻底便是一场人为因素的捉弄。

小弟是坚定不移的唯物论,自然不敢相信游戏里能闹鬼事件,可见到这一灵异事件,還是坚起了汗毛。

《姆吉拉的假面》:落水男孩儿附体游戏人物角色,著名圣歌化身为可怕索命曲

《姆吉拉的假面》是《塞尔达传说》系列产品中的第六部著作,公布于2001年,本来这一部著作并沒有那麼高的名气,但由于一次灵异事件,这一部著作的关注度一下子就爆火起來。

那便是“落水的Ben”。

美国有一位游戏发烧友全名是亚历克斯,有一天他从一位老人手上淘来到一部二手游戏卡带,《姆吉拉的假面》。

返回家时,亚历克斯激动的打开了游戏,却发觉游戏中早已拥有一个他人的归档,起名叫“Ben”。

二手卡含有他人的归档也很一切正常,因此 亚历克斯再次开过一个新的归档刚开始去玩,可玩着玩着就感觉氛围怪异了起來。

游戏中出現了各种各样怪异的BUG,例如林克的路面会忽然越来越全透明,亦或是是人体忽然歪曲成九十度,品牌形象越来越怪异,更让人可恶的,是主人公林克隔三差五的产生起火,立即GG。

这种BUG在其他游戏中也会出現,可接下去的一个BUG,就十分的恐怖了,那便是跟在身边的塑像。

这一塑像和林克看起来很像,林克碰到后,会一直跟在主人公的身旁,如何甩都甩不开,而且小表情极其凶狠。

本来《姆吉拉的假面》中有一首十分痊愈的圣歌,可在这里张游戏卡带里,歌曲却变成了反放方式,变成可怕的索命曲。

最终,本来名叫“Ben”的归档,也全自动更名变成“Ben-Drowned”(落水的Ben)。

在灵异事件的工作压力下,亚历克斯决策寻找事儿的实情,却如何也找不着当时卖他卡带的老年人,在网民们的协助下,大伙儿发觉这张卡带原来的主人家,很有可能是在二零零二年溺水身亡的青少年Ben,而Ben死前最爱玩的,便是《姆吉拉的假面》。

直至现如今这一件事儿也一直沒有得到过解释,到底是亚历克斯人为因素有意的蹭热点,還是其他缘故造成的游戏BUG,这一切仅有亚历克斯知道。

好啦,今日就发送到这儿,最终小弟有话好说:实际中依然一些事儿没法用科学研究来解释,但小弟坚信,伴随着科学研究的发展,许多 难题都是会得到解决。如同游戏里出現的灵异事件,小弟更想要坚信,这仅仅一些游戏BUG,或是是人为因素有意的蹭热点,终究仅仅一堆程序流程而已,再诡异又能诡异去哪里呢?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